康復者故事

"香港癌症基金會屬下的免費服務,中心的社工及醫護人員給予我實用的資訊"

何先生
「雖然父母及兩位兄長均因癌症去世,我已有心理準備患癌的機會較其他人高,但我確診前列腺癌時只有52歲,我仍然感到很震驚、憂慮及害怕死亡。 由於手術後有機會導致失禁,我感到非常憂慮。幸而經網上搜尋後得悉香港癌症基金會屬下的免費服務,中心的社工及醫護人員給予我實用的資訊,讓我更了解甚麼是前列腺癌及治療後的副作用,我獲得了支持及感到安慰。在癌症基金會協助及家人的支持下,我逐漸接受現實,積極治療癌症。此外,與同路人的傾談及分享,大大減低手術後遺症的困擾。同時我亦參與了中心的工作坊,調節心理及情緒的需要。
我相信很多男性與我一樣不願意討論健康問題,只專注工作並以家庭為先,現時我知道健康是非常重要。我呼籲所有男士,若身體有任何異樣或對前列腺有任何疑問,應立即諮詢醫生的意見。 現時我為免費癌協服務中心擔任義工,以自身抗癌經歷為其他前列腺癌病友提供電話輔導服務。我學懂享受生命、珍惜所有,不再浪費時間及生命。」

"就像其他很多剛確診癌症的患者一樣,Michael覺得很驚訝。"

Michael John Kennedy

六年前開始,Michael John Kennedy先生便定期進行血液檢查,作為前列腺癌篩檢--因為他知道及早發現,將有助治愈這病症。在發現自己的前列腺抗原指數(PSA值)開始上升後,這位69歲、處於半退休狀態的工程師,便於前年七月接受活組織切片測試(biopsy),其後證實他患上前列腺癌。

就像其他很多剛確診癌症的患者一樣,Michael覺得很驚訝。

「我差點嚇得從椅子跌倒地上,一切都來得很突然。」來自倫敦居港接近35年的Michael說:「這件事來得太快了。診斷和治療方案就在看醫生的短短15分鐘之內發生,我立時不知所措,完全被這個消息所嚇倒。」
但Michael的驚惶,很快就被妻子的正面態度所取代。他的妻子著他保持樂觀,並積極搜尋其他治療方案。他有兩個選擇:一是接受為期六星期的放射治療,或是進行前列腺切除手術。

他說:「我不是太想接受電療。而且我想,若我真的要切除前列腺,就越快進行越好。與妻子商量之後,她也同意我的看法。但當然,她和兒女們都因這個患癌消息而傷心。」

他隨即詢問第二位醫生的意見,探討兩個不同治療方案的優劣。當醫生告訴Michael,他可於一個星期之內就進行手術,Michael馬上決定接受前列腺切除手術。由於他並沒有購買醫療保險,他動用積蓄去支付醫療費用。去年八月,他接受了前列腺切除手術。

可是,Michael還須接受很多挑戰。「手術原來是最舒服簡單的部分。」

接著的兩個半月,Michael被排尿困難所折騰,而需要每星期回醫院四次接受導尿管及雷射治療。他陸續進行了幾個小型手術和導尿管治療,問題才得以解決。

患癌最辛苦的事情,可能是他在手術後所面對的不確定。Michael以為切除了前列腺後,癌症便會痊愈。故此,當他知道腫瘤已侵襲自己一成的前列腺,而且漸趨邊緣位置,有機會擴散到身體其他部位時,他的情緒很低落。

「他們說我的癌症可能不只局限在前列腺上。這是令我最感驚恐的事情,著實令我覺得很沮喪。」Michael說:「他們說縱使已做了手術,可能都沒有幫助。故此,我還需要接受很多療程,這好像有人突然把你的腳割下來一樣!我以為所有事都會完結,原來不是。」

為了確定手術是否已根治他的癌症,Michael需要在手術後第一、第三和第六個月接受血液測試,檢查他的前列腺抗原指數。幸好,Michael到底是個樂觀派,他決定保持心境開朗和心存盼望,幻想這三次血液測試的數值都是0.1ng/ml,而腫瘤已在自己身上消失!

「我將這個設想告訴家人和朋友。」他說:「我已自己決定檢查的指數是少過0.1,我並跟他們說:『你們要相信這個事實。』而他們的反應都是:『對呀!你一定可以做到的!』」

為了進一步延續這個構想,他寫了一張「癌症已不復存在!」的字條,天天攜帶在身,一有時間就拿出來看看。

他說:「你需要把所有負面想法通通趕走。你需要相信,一切將會很美好。」

結果是,三次測試結果都屬陰性--證明手術後六個月的Michael,身上已經再沒有癌症了。

「生病的時候是很難過的,你需要接受別人的幫助。」他說:「我有家人和朋友在背後支持,我相信這就是箇中力量。我只相信,如果你保持正面,就能導引外間的正能量去幫助自己。」

康復後的Michael,更於2008年開始,每年均參與香港癌症基金會的「抗癌大步走」步行籌款活動。

他說:「康復之後,我很少想到『癌症』這兩個字。我深信自己的前列腺癌已經痊愈,但我仍然會小心自己的生活和飲食習慣,儘量避免受到任何病症所侵襲。」

「我的建議和忠告是,很多癌症若能及早發現就能治愈。故此,定期進行身體檢查是很重要的,尤其是我們年紀越來越大。」他續說:「當然,還要保持開朗和正面的態度。我知道,生病的時候是特別難做到的,但我深信『意志戰勝一切』,而且樂觀思想能改善生活質素,以及對付病症的方法。儘量令自己心存正面和感恩,這是很重要的。」

查看全部故事
lau_img

與其懼怕癌症 不如積極對抗

劉立強

「幾乎所有男人踏入中年以後,都會有排尿問題,我怎知會與前列腺癌有關呢?」可能因為疏忽,或是忽略相關症狀,令劉立強患上前列腺癌第四期而不自知。

劉立強,64歲,於2006年診斷出前列腺癌。曾有前列腺肥大的他,一直都有排尿問題,例如夜尿、排尿不暢順、尿流開叉等。故當這些狀況持續發生並且越來越差時,他也沒有特別理會。

「我以為純粹因為年紀越來越大,或與前列腺肥大漸趨嚴重有關,故此沒有想過去看醫生。」偶然之下,他因為報名參加中文大學醫學院關於異黃酮對前列腺影響的計劃,才由驗血測試發現自己的PSA值(前列腺特殊抗原)奇高。最後由中大寫信轉介至北區醫院泌尿科跟進,接受活細胞組織檢查後證實,劉先生患了第四期前列腺癌。

得知患癌和命不久矣,他並沒有特別激動,只是不明白為何癌症已屆第四期仍不自知:「自己每年都有做身體檢查,但都是普通的驗驗血壓、血糖和膽固醇。我以為年紀大的男士,應該擔心患上心臟病,怎會想起要關注前列腺癌呢?」

劉先生的癌細胞已轉移至附近骨骼,醫生更坦言他只剩餘兩年命,但由於前列腺癌生長得比較慢,醫生認為他沒有治療的迫切性,故著他排期等待。無計可施之下,劉先生遂往中山大學附屬第五醫院作全身檢查,期後開始接受激素治療,藉此降低睪酮的份量以減緩腫瘤的生長。他笑言:「我常常說患癌不痛,荷包痛呀!那些荷爾蒙藥丸不在政府藥物名冊內,要$15一粒,每天吃三粒,一個月下來的藥費都千多元了!」對於患病後已再無工作的他,實在是個負擔。

經兄弟介紹下,劉先生到廣州市的廣東省中醫院腫瘤科接受中醫治療。(現時病人可到下葵涌分科診所隔鄰,仁濟醫院中醫診所找到省中醫院腫瘤科的醫生。)由於癌細胞已開始侵襲骨骼,故此中醫以傳統方法為他補骨、強肝腎(中醫認為腎主骨),以及紓緩激素治療的副作用等。「我個人認為中西結合治療能相輔相成,治癌效果會更好。」現時,劉先生定期會到威爾斯親王醫院覆診。他的PSA值亦保持極低水平,表示病情已然穩定。

劉先生坦言,自己對前列腺癌的病症和預防方法所知不多,故此就算症狀困擾多年,但仍然沒有諮詢醫生,或接受一些跟進檢查。「我的身體出現異常狀況,只自行斷症了事,而沒有找醫生跟進及安排一些適合的跟進檢查,間接令病情更惡化。如果不是誤打誤撞發現出癌症,可能死了還不知為甚麼!」

除了忽略異常情況外,劉先生覺得飲食可能亦是元兇之一:「因為以前我是當廚師的,根本不能遵守『三低一高』。」現在的他,飲食習慣已經一百八十度轉變:「我謹記每天二加三的飲食習慣,每天至少吃兩份蔬菜和三份水果,多菜少肉,少煎炸少油膩,健康得很呢!」閒時他會參加營養工作坊,更會與其他病友研究健康飲食的菜單,互相交流。

這班病友,就是劉先生在香港癌症基金會屬下癌協的服務中心裡認識的。「覆診時候,我到醫院內的癌症病人資源中心閒逛,在那裡拿到很多免費資訊,認識如何面對癌症和相關副作用。癌症基金會癌協服務中心提供機會,讓我積極參與學習復康的知識,其後我更加入病人自助組織創域會,得到很多同路人樂意跟我分享感受。」現在,劉先生是創域會的關懷大使,經常慰問和探訪新症病人。「前列腺癌的病友比較少,故此我更加樂意關懷同路人,儘能力將自己所知的資訊與他們分享,令他們少點徬徨、多些希望。」

作為前列腺癌患者的劉先生,對其他男士有甚麼忠告呢?「我知道很多男士擔心性功能受到影響,故明知出現前列腺癌症狀也都諱疾忌醫。其實他們應該明白,前列腺癌是發展得頗慢的病症,只要及早求診,痊愈的機會是很大的!所以,年過50的男士,應關注自己的前列腺健康,不要抱著僥倖心態,稍有異常情況就要去諮詢醫生意見!」

查看全部故事

contact us

  • Address:2501 Kinwick Centre,32 Hollywood Road,Central,Hong Kong
  • Tel:(852) 3667 6300
  • Fax:(852) 3667 2100
  • public@hkfc.org
  • Address:2501 Kinwick Centre,32 Hollywood Road,Central,Hong Kong
  • Tel:(852) 3667 6300
  • Fax:(852) 3667 2100
  • public@hkfc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