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立強
lau_img

與其懼怕癌症 不如積極對抗

劉立強

「幾乎所有男人踏入中年以後,都會有排尿問題,我怎知會與前列腺癌有關呢?」可能因為疏忽,或是忽略相關症狀,令劉立強患上前列腺癌第四期而不自知。

劉立強,64歲,於2006年診斷出前列腺癌。曾有前列腺肥大的他,一直都有排尿問題,例如夜尿、排尿不暢順、尿流開叉等。故當這些狀況持續發生並且越來越差時,他也沒有特別理會。

「我以為純粹因為年紀越來越大,或與前列腺肥大漸趨嚴重有關,故此沒有想過去看醫生。」偶然之下,他因為報名參加中文大學醫學院關於異黃酮對前列腺影響的計劃,才由驗血測試發現自己的PSA值(前列腺特殊抗原)奇高。最後由中大寫信轉介至北區醫院泌尿科跟進,接受活細胞組織檢查後證實,劉先生患了第四期前列腺癌。

得知患癌和命不久矣,他並沒有特別激動,只是不明白為何癌症已屆第四期仍不自知:「自己每年都有做身體檢查,但都是普通的驗驗血壓、血糖和膽固醇。我以為年紀大的男士,應該擔心患上心臟病,怎會想起要關注前列腺癌呢?」

劉先生的癌細胞已轉移至附近骨骼,醫生更坦言他只剩餘兩年命,但由於前列腺癌生長得比較慢,醫生認為他沒有治療的迫切性,故著他排期等待。無計可施之下,劉先生遂往中山大學附屬第五醫院作全身檢查,期後開始接受激素治療,藉此降低睪酮的份量以減緩腫瘤的生長。他笑言:「我常常說患癌不痛,荷包痛呀!那些荷爾蒙藥丸不在政府藥物名冊內,要$15一粒,每天吃三粒,一個月下來的藥費都千多元了!」對於患病後已再無工作的他,實在是個負擔。

經兄弟介紹下,劉先生到廣州市的廣東省中醫院腫瘤科接受中醫治療。(現時病人可到下葵涌分科診所隔鄰,仁濟醫院中醫診所找到省中醫院腫瘤科的醫生。)由於癌細胞已開始侵襲骨骼,故此中醫以傳統方法為他補骨、強肝腎(中醫認為腎主骨),以及紓緩激素治療的副作用等。「我個人認為中西結合治療能相輔相成,治癌效果會更好。」現時,劉先生定期會到威爾斯親王醫院覆診。他的PSA值亦保持極低水平,表示病情已然穩定。

劉先生坦言,自己對前列腺癌的病症和預防方法所知不多,故此就算症狀困擾多年,但仍然沒有諮詢醫生,或接受一些跟進檢查。「我的身體出現異常狀況,只自行斷症了事,而沒有找醫生跟進及安排一些適合的跟進檢查,間接令病情更惡化。如果不是誤打誤撞發現出癌症,可能死了還不知為甚麼!」

除了忽略異常情況外,劉先生覺得飲食可能亦是元兇之一:「因為以前我是當廚師的,根本不能遵守『三低一高』。」現在的他,飲食習慣已經一百八十度轉變:「我謹記每天二加三的飲食習慣,每天至少吃兩份蔬菜和三份水果,多菜少肉,少煎炸少油膩,健康得很呢!」閒時他會參加營養工作坊,更會與其他病友研究健康飲食的菜單,互相交流。

這班病友,就是劉先生在香港癌症基金會屬下癌協的服務中心裡認識的。「覆診時候,我到醫院內的癌症病人資源中心閒逛,在那裡拿到很多免費資訊,認識如何面對癌症和相關副作用。癌症基金會癌協服務中心提供機會,讓我積極參與學習復康的知識,其後我更加入病人自助組織創域會,得到很多同路人樂意跟我分享感受。」現在,劉先生是創域會的關懷大使,經常慰問和探訪新症病人。「前列腺癌的病友比較少,故此我更加樂意關懷同路人,儘能力將自己所知的資訊與他們分享,令他們少點徬徨、多些希望。」

作為前列腺癌患者的劉先生,對其他男士有甚麼忠告呢?「我知道很多男士擔心性功能受到影響,故明知出現前列腺癌症狀也都諱疾忌醫。其實他們應該明白,前列腺癌是發展得頗慢的病症,只要及早求診,痊愈的機會是很大的!所以,年過50的男士,應關注自己的前列腺健康,不要抱著僥倖心態,稍有異常情況就要去諮詢醫生意見!」

查看全部故事